香港彩票

您好,北京北瑞達電力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歡迎您!

您現在的位置: 香港彩票 > 香港彩票 > 行業動態

欄目導航

行業動態

謝紹雄談電改:適應形勢變化聽取專家意見

2018-10-09    來源:    點擊:10475   

      最近一個時期,從網上和報紙上讀了一些關于當前電力改革的文章,特別是看到了一些業內專家頗有見地的意見,這種反映不同觀點的民主討論風氣令人鼓舞,對推進電力改革健康發展必有好處。我作為一個退休多年的電力職工受此啟發,做了一些思考,現寫出來請批評指正。


(一)國外的電力改革更多的是一個政治命題。電力改革始于英國,源于剛剛去世的鐵娘子撒切爾夫人的私有化和自由化資本主義的治國理念,其核心是私有化和自由競爭。英國的電力改革經過幾輪改變,目前尚在進行中,它的成敗得失只能由英國人自己去評估。正由于電力改革主要是一個政治命題,各個國家的國情、社情和電情又都不同,因此在世界電力改革浪潮的推動下,各國改革的模式呈現多樣化,有的發達國家電力體制甚至還維持原樣不動。我們不便也不可能對別國的做法做出恰當評論。


 (二)國外電力改革基本上是自由派經濟理論和經濟學家所主導。作為被改革對象,電力專業部門參與的作用相對缺失。自由派經濟學家信奉的是私有化和市場機制萬能,高調反對壟斷和提倡競爭,但他們對電力行業的特點并不熟悉。筆者有親身體會: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因工作需要參與了聯合國專業組織的關于氣候變化的第一次和第二次評估報告的起草工作,同小組的五人,除我以外都是知名度很高的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他們問我,電力有什么特點?為什么電力不能搞競爭?從討論中我發現他們對電力的了解并不比我對經濟的了解多多少。還有一件事也令我很難忘卻:在醞釀我國電力改革的過程中,一次研討會上(有名的北京香格里拉飯店會議),當世界銀行專家和英國的私人咨詢公司介紹完國外經驗后,筆者從專業角度提出問題并與英國人直接討論時,受到會議主持人的制止,稱這不是專業問題,會議上專家發言的基調是聲討電力壟斷。會議休息時一位負責人(也是老同學)告訴我:我們就是要學英國的改革經驗。現在看來,我國既然不能走撒切爾夫人的私有化和自由化的治國之路,英國電力改革模式是否適合我國國情,不也值得反思一下?


 (三)電力專業人士說明電力行業的特點不應被視為“替利益集團說話”。現在很多關于電力改革的流行語,如“廠網分開”“拆分”“橫切、豎切”“破碎式分離”等等,可能在經濟學和管理學上說得通,但卻完全不適合電力系統與生俱來不可分割的屬性。電力系統是發電、輸電、配電、變電、用電聯在一起且實時平衡的動態整體。不管電力系統中任何兩點之間的地理距離有多遠,從電的傳輸速度來看距離幾乎都是零。所以,上世紀美國著名電力專家說過,北美電力系統是人類迄今為止制造的最大的一臺機器。最近我國盧強院士更形象地把電力系統比喻為人一樣,是一個動態的活體,不能人為地隨意分開,否則就要出問題。我以為這些都是行家的精辟語言。一臺機器運轉得好不好,要看機器整體,拆開以后就變成了一堆零件。一個人是否健康,也要看他的整體,不能單看他身體某幾個部位,而且一個活人肢解以后成了什么樣就很難說了。專業人士說明電力行業的特點與維護“利益集團”是不搭界的兩碼事,要做具體分析。


 (四)電力改革的目的是什么?經濟學家說是要打破壟斷、引進競爭、降低電價。但是電力工作者認為電力改革的根本目的應該是建立更加安全和經濟的電力系統,為用戶提供更可靠的、經濟的、優質的電力和服務。因為:第一,電力系統最大的企業效益和社會效益都是來自實現安全運行和安全供電,離開電網安全運行,一切都是空話;第二,電力系統可以實現的最大效益并不等于各個組成部分分開以后效益的疊加,相反,各個組成部分都追求自身最大利益還可能導致整個系統效益的最小化;第三,由于電力行業屬于公用事業,其產品電力具有準商品特性,電力參與創造的社會效益比起電力企業本身的效益來要大得多,所以,安全運行,即供電的可靠性相對于電價水平,始終是考核電力企業運營狀況更為優先的方面。這些在西方電力行業內都有共識,我們社會主義國家的國營電力企業對此的認識當然會更為深刻。


 (五)對今后我國電力改革的幾點看法:

 (1)電力改革要適應形勢的變化,要從解決當前問題入手。首先,當前電力形勢與十年前有很大的變化,經過十年來以加快發展為主要目標的改革以后,今天我國的電力工業規模即將躍居世界第一,但環境保護的壓力、資源的有效利用已經成為我國電力可持續發展的制約因素,在世界電力界中稱得上是獨一無二的難題。因此,迫切需要探索一條環境友好型和資源節約型的電力發展與改革的新路,這不是照抄某些電力不需要大發展而地區環境又已經很好的發達國家電力部門靠“拆、分”和“破、碎”現有電力運營管理所能解決得了的。其次,全國能源資源的優化配置、資源的優勢互補和新能源的大規模開發利用的客觀要求,預示著全國聯網的趨勢不可阻擋,電網聯結的緊密度只會有增無減,電網的“分、拆”運營在我國并不是發展方向。再次,隨著電網智能化技術的不斷發展,電力系統的統籌管控的手段會更上一層樓,可以更好地實現安全、經濟、優質的運營目標。所以,今后電網的發展趨勢還可能是進一步整合,而不是拆分,電力改革似乎應當順應這個潮流。
 (2)當前電力體制改革存在“體改先行,制改滯后”的問題,一直以來,人們比較熱衷于談論解體,卻較少認真研究甚或回避改制。廠網已經分開,而作為市場化改革核心的電價機制、項目審批機制和監管機制卻遲遲沒有到位。如果這樣繼續下去,只恐改革成本會越來越高,甚至會偏離建設和運營具有中國特色的安全、高效和環保的電力系統的根本目標。
 (3)電力改革方案的制定必須廣泛聽取電力系統專家意見。在研究如何進一步進行電力改革的問題上,要正視電力行業的特性及其客觀規律,廣泛聽取電力專家意見。
  最后,我要說明的是,我早已是只靠退休金生活的“圣賢”(剩閑)人員,不論下一步電力怎么改革都與個人利益無關,該不屬于“利益集團”之內,我只是帶著一點專業人員的“固執”,把十多年前未能在香格里拉飯店會議上說完的話說了,如此而已。

上一篇:中歐開展科技創新合作 促進雙方新能源等發展
下一篇:國網成全球光伏發電增長最快的電網香港彩票